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杜维明教授作客我院“求是大讲堂”
——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杜维明教授作客我院“求是大讲堂”
文章来源:研究生院 [作者:] 发布时间:2009-11-17 

  

  对话不仅是人类的基本交流形式和天性,也是文明起源不可或缺的条件。113日下午的南院小红楼里,一场关于不同文明的对话由美国哈佛大学教授、北京大学高等人文研究院院长杜维明展开。教授围绕“儒家传统与对话文明”,展开了精彩的论述,以此作为对二十一世纪人类困境的回应 

   

  杜维明2.jpg  

  他认为,不同的文明享有不同的哲学理念,如儒家思想、佛教、伊斯兰教等,既相互区别又相互统一。全球化成为21世纪不可阻挡的趋势,因此各种文明、各种哲学思想之间的相互对话和交流变得越来越重要。我们有责任向西方读者们阐明那些内含在东方传统中的真理,有责任借助于东方的知识促进东西方智慧的共同发展。没有这些相互之间的对话和交流,所谓的文明也将无法继续存在。 

  教授认为中华文明是一种对话文明,儒家人文主义传统在现代化过程中能为各种文明间的相互对话带来积极的推动作用。比如儒家传统中的恕道能够为不同文明间的对话建立基本原则,这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价值。 

   

  教授谈到,我们正身处于全球化的进程中,全球经济表现出了越来越明显的同质化趋势,但在文化上却出现了异质化的过程。这种文化的多元性已经导致了诸多的冲突,所以我们在二十一世纪面临的最大考验就是不同文明之间如何相互容忍、承认、尊重,达到和平共存。因此,文明之间的对话、文明内部的对话,包括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基督教,以及地方之间的对话,在二十一世纪都变得越来越重要。杜维明说。 

  他认为智慧是每一种信仰的核心,不论是中国的儒家思想、印度教还是穆斯林。纳瑟进一步解释到,不同于理性的科学,智慧更多地依赖于启示和参悟。启示可以在传统的普世信仰的经典中寻得,而参悟作为获得启示的一种方式,只有那些达到了很高层次的信仰的个体,才能通过其灵性而非理性获得。然而西方在失去了它的信仰传统之后,也随之失去了曾经的智慧。因此和仍然维持着自身信仰传统的东方文明的交流可以帮助西方重获和复兴那些失去的智慧。 

  他还认为,世界化很容易导致文化趋同,当然也不一定是坏事,但是吸收西方的精华并不意味着我们的文化就会被同化。首先,与西方的沟通,既是充实自己,表达我们自身的哲学智慧,同时也是对西方来分享我们的智慧的一种愿望。我们可以和而不同、不同而和,在中坚持特色,并不会丧失自我。 

  其次,每个传统都继承了其发展过程中的特征,都有其自身的重点,譬如看重自我的价值,这点也是我们现在强调的,通过与西方的沟通交往来加速实现自身的现代化。中国哲学的开放性、包容性,使我们能够发挥自己的潜力,保存文化传统特色。每个文化都有自己的生态环境、历史背景、传统经验,所以具有传统特色的文化还是会保有其特性,而不会轻易被同化。另外,从自觉的文化创造来说,通过自觉吸收外面的文化,主要是来强化自己的体质,譬如蚕食桑叶,不是自身变成桑叶,而是将桑叶转化成丝。每个文化都有这样的积累,当然有的文化转化功能比较弱而被同化,但同化其实是一种自然现象。但对于中国,我们必须强调中国文化本体的内涵来进行与西方的沟通。 

  第三,思考的偏向的问题。中国擅长伦理关系的坚持、道德力的感化作用。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能力,譬如德国擅长抽象的理论,发展了机械理论;英国人擅长实用主义,所以商业文化很发达。这其实是一个文化不同背景、不同风格、不同个性的问题。 

  在讲座的最后,杜维明教授表示,希望儒家文明能够对共同构建以对话文明为基础的全球伦理做出贡献,并希望以后这样的对话能够在更多不同的文明间延续和发展下去。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  京ICP备05047277号  管理维护:中共中央党校信息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