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研究生院周二学术讲座月度简报(十)
文章来源:研究生院 [作者:蔡青竹] 发布时间:2013-06-04 

 

20135月,研究生院分别邀请了马理部的王巍老师、科社部的徐浩然老师以及来自北京外国语大学的汪民安教授走进周二学术讲座,就马克思主义理论、政治学以及哲学热难点问题与同学们进行了深入交流。

 

57,马克思主义理论部王巍老师走进周二学术讲座,为同学们带来一场题为“揭开资本逻辑的奥秘——《资本论》哲学思想与当代价值新探”的精彩讲座。

在讲座开始,王老师首先介绍了学习《资本论》一书的现实原因。王老师指出,18561873年两次普遍危机是马克思《资本论》创作的两大动因,而2008年的金融危机使资本论在全球范围内再次热销。接着,王老师紧紧围绕资本逻辑这一问题,按照理论思路演进,从“《资本论》与资本的逻辑”、“资本逻辑的表现形式”、“资本主义发展史与资本逻辑嬗变”和“《资本论》的当代价值新解”四个方面破题。王老师认为,《资本论》其实是资本批判论。研究《资本论》及其手稿的最大意义就是要弄清楚马克思究竟是怎样批判资本主义社会的。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一般只是把资本看作为一种创造财富的生产要素。但在马克思那里,资本并不仅仅是生产要素,更重要的是一种社会关系。而所谓资本逻辑,简单地说,就是资本运动的内在规律和必然趋势。只要有资本存在,资本逻辑就必然发挥作用。具体来讲,狭义的资本逻辑指的是资本自身的逻辑,而广义的资本逻辑指的是资本作用的逻辑,即资本逻辑以“普照光”的形式影响社会生活的其他领域。资本逻辑的双重作用是创造文明和价值增殖。而后者正是资本的本性。在政治领域,资本逻辑表现为权力的逻辑;在文化领域,资本逻辑表现为拜物教的逻辑;在社会领域,资本逻辑表现为空间的逻辑;在哲学领域,资本逻辑表现为理性形而上学的逻辑。无论是在自由竞争资本主义、福特制资本主义还是晚期资本主义,资本的逻辑都没有改变,改变的只是资本逻辑的形式。最后,王老师指出,马克思之前的德国古典哲学家们都将“自由”看作自己哲学体系的最高目标。马克思的不同之处就在于他将这种“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实现途径奠定在对现实资本主义的批判之上。因此,《资本论》不仅是马克思经济学的主要著作,而且是马克思哲学的主要著作。

老师的讲座一气呵成,有据有论,博得了同学们阵阵掌声。主讲结束后,王老师还与同学们进行了充分的互动交流,问题集中在资本逻辑与现代性、资本逻辑与当代中国等问题上。

 

521,科社部徐浩然老师走进周二学术讲座,为同学们带来一场题为“美国学界对中国民主的研究”的精彩讲座。

首先,徐老师指出美国学者对中国的研究非常充分。由于中国问题的复杂性和中国丰富的史料,美国学者对中国十分感兴趣。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可以将美国学界对中国的研究划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从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中期,由于当时意识形态对立的时代背景,美国加紧了对社会主义中国的研究。其中,“中国的政党国家体制”是他们研究的最核心概念;从60年代中期到70年代后期,在越南战争和中国文化大革命的时代背景下,美国学界抛弃了对中国政治的原有研究范式,导入了一些现代政治科学理论;从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这是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到邓小平南巡之间的时期,美国学界的中国研究也走向了开放;从90年代至今,各种看似时髦的理论尘嚣直上,包括“中国崩溃论”、“中国威胁论”和“中国模式”等。总的来说,美国学者对中国的研究实现了研究方法科学化、研究视野开阔化及中外合作研究逐步展开。其次,徐老师总结了美国学者研究中国问题的三个视角。分别是经济趋同视角、社会体制视角和国家治理视角。其中,经济趋同视角在80年代最盛行,以亨廷顿的《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一书为代表。中国的市场化改革让美国学者非常振奋,研究课题集中在“市场经济如何促进自由民主”的问题上。而社会体制视角则是在90年代大行其道,美国学者转向研究抑制政党国家体制民主化的组织特征,转向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研究,提出“政治衰竭呼唤政治民主”。这时期的代表观点是强调中国权威体制的脆弱性,是一种“唱衰中国”的论调。国家治理视角是在中国的政治发展及美国本土的国际环境基础上产生的。“911”事件之后,美国学者开始认为民主不等于繁荣富强,民主的效能比民主的建构更重要。由此,他们对中国的研究更加冷静。徐老师还对这几种研究视角做了简要评析。徐老师提出,美国学者在研究中国问题时总带有一种“不变情怀”,那就是将西方自由普世化,总是持有一种居高临下的优越感。美国学者研究的基本特征有两个,一是温和式的观察,一是对立式的批判。美国学者研究中国问题的最大负担在于他们对中国权威主义的判断。接下来,徐老师提出了他对中国特色民主政治发展的几点思考。现在的学界研究要集中在以下四个方面:如何认识民主价值的普适性?如何冷静对待西方自由民主的全球扩张?如何应用西方政治科学解析中国民主?如何总结中国特色政治发展的经验?徐老师认为研究中国民主问题应持有四个立场:中国民主问题是一个开放性问题;要保持政治体制的变革适应能力;要关注公共领域,尤其是社会基层的变化;强大的国家、有效的政府治理是实现民主的基本前提。

最后,徐老师就中国民主的基础、民主集中制、民主价值转为民主制度的阻碍及民主化浪潮的应对等问题与在场师生进行了互动交流。徐老师的讲座为同学们带来了美国学界对中国民主研究的最新成果,信息量非常大,为同学们今后进行相关研究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讲座现场掌声不断。

 

528,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汪民安教授走进周二学术讲座,为同学们带来一场题为“消费的文化政治”的精彩讲座。

首先,汪教授介绍了马克思主义批判物的传统。汪教授指出,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社会中存在异化现象,人和人的关系变成了物和物的关系。所有人都全身心地投入到商品的生产中,商品成为了社会的主宰。而卢卡奇用“物化”来指称社会,认为人们的思想被物奴役,看不到真实的社会现实,无法对社会进行批判。人的性格、气质都“机器化”。法兰克福学派的阿多诺为了逃脱德国希特勒的集权统治而移民美国,但是却发现美国社会被资本统治。马尔库塞认为资本主义社会制造出大量的虚假需要,并且还将物体系化、衍生化。其次,汪教授着重讲解了商品内涵的新变化。在马克思看来,商品是使用价值和价值的统一体。但博德里亚认为除了这两种价值外,商品还具有符号价值,这是现代商品的重要特点。符号价值有审美、象征和炫耀三个维度。一方面,对于很多商品而言,这三个价值维度是统一的;另一方面,同一商品的内涵会因不同时代条件发生变化。至于商品进入市场的渠道,汪教授认为商品是通过广告和现代商场进入市场。广告使商品拟人化,而商场的设计增加了购物的复杂性。最后,汪教授指出,现代社会通过人们消费物品的种类去衡量人的存在。消费的细节体现消费的档次。现代社会从生产社会变成了消费社会,人们信奉“我消费故我在”,很难找寻到新的生活方式。

消费是文化批判领域的重要命题。汪教授的主讲结束后,同学们纷纷提问,就消费文化与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关系、人的欲望与人性的解放的关系、如何追求意义世界等问题与汪教授进行了充分的交流。讲座气氛轻松融洽,严肃而不失活泼,同学们对汪教授的讲课报以热烈掌声。

 

5月的周二学术讲座主题广泛,满足了不同专业不同兴趣同学的需求。修葺一新的教室也为师生提供了更佳的学习交流场所。周二学术讲座将在研究生院师生的大力支持下更好地发挥辅学功能,越办越精彩,越走越宽广。

(撰文 蔡青竹)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  京ICP备05047277号  管理维护:中共中央党校信息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