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党校研究生院周二学术讲座月度简报(十六)
文章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5-08 

 

20144月份,研究生院周二学术讲座分别邀请了中央党校政法部经济学教研室主任李雅云教授、哲学教研部伦理学教研室主任靳凤林教授、党建教研部世界政党比较教研室主任姜跃教授、科社教研部社会学系主任谢志强教授、美国密歇根州大学教授明格斯。

41,中央党校法律顾问、著名民法学专家李雅云教授为大家带来的讲座是:物权法实施中的几个问题。

 

老师以大陆法系和英美法系的不同之处作为开场白,明确的指出物权法作为建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内的民商法的分支,与市场经济的发展紧密相连。李老师先简明扼要又图文并茂的分析了物权的概念和种类,并对我国物权法的脉络做了梳理。其中着重分析了他物权中用益物权,即不转移所有权情况下实现收益的权利。李老师认为物权法是调整有形的物质财产的法律,能够使得“物归其主,定分其争”,并促进资源利用的社会化,使“物尽其用,地尽其力”,从而实现财产效益最大化。讲座的重点是第二部分,即物权法的基本原则,包括平等保护原则,物权法定原则,物权公示原则和正当行使原则。李老师结合四川乌木事件、黑龙江气候资源国有事件和钱钟书杨绛书信拍卖案,分别分析了已上原则在实践中的意义及具体运用,深入浅出,由表及里。

48,哲学教研部伦理学教研室主任靳凤林教授给我们带来了题为“阶层冲突、制度正义与中国道路”的讲座。

作为开篇,李老师结合国际国内背景指出“中国道路”引申出来实际就是如何看待中国改革开放高速发展的三十多年的问题。首先,靳老师分析了中国道路与中国梦面临的最大挑战。走中国道路实际上就是中国要努力探索出一条崭新的扬弃单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弊端的道路;而实现中国梦与中国道路的最大挑战是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面临的问题,尤其是发挥社会主义后发优势也无法解决的贫富差距拉大的现实。通过提出问题,靳老师引出了讲座的第二、三部分,即当代中国三大阶层理论的提出和当代中国三大阶层之间的利益博弈。“三阶层理论”的主要内容是:权力阶层的主要特征是利益的固化;资本阶层在不断扩大;劳动阶层正在发生深度分化。这三个阶层的利益博弈是当前中国社会矛盾冲突多发的本源,如果这些矛盾冲突不解决,中国梦的实现会有不小的阻力。靳老师认为正义制度建设是中国社会转型期的当务之急,而中国正义制度建设应从以下三大领域展开,即完善市场经济制度与规范资本运营;强化公民社会制度与维护劳动权益;推进民主政治制度与制衡公共权力。最后,靳老师认为实现中国梦,就是用正义制度消融阶层冲突。首先是要实现中国社会各阶层的权责一致,促进阶层合作与社会资源的正义分配,同时还要促进社会各阶层的公平流动,打破利益固化的藩篱,最终保证国家、市场与社会的动态平衡。

415,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世界政党比较教研室主任姜跃教授的讲座题为:世界政党——难题与应对。

教授以当今世界政党所处的政治生态为切入点,开宗明义的指出现代政党执政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是如何赢得民众的信任和支持。现代政党面临的第一个难题是如何面对社会变化,巩固和扩大党的社会基础,争取更广泛的支持。目前世界政党对于这个问题的应对主要是从政策调整和政党自身转型入手。第二个难题是如何面对意识形态的困境,强化以政策和政绩获取民心。通过分析执政党意识形态困境的来源并结合新加坡的例子,姜教授指出实现意识形态的中间化是政党解决意识形态困境的出路之一。第三个问题是如何在效率与公平之间寻求平衡,保持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姜教授此处分析了左右翼政党对现代社会发展基点的差异,并结合“拉美陷阱”的教训和瑞典的成功经验指出,政党面对社会发展问题其应对措施应该是在经济政策上实行“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在社会政策上实行社会主义,在政治上实行调和主义。第四个难题,即如何拓展党内民主和社会民主,提高党的凝聚力、吸引力和影响力的问题。姜教授认为其应对措施应该是积极采取一系列促进民主的改革措施,杜绝任何形式的“垄断”。第五个难题是如何防腐倡廉,保持清正廉洁的公众形象的问题。在这一部分,姜教授分析了反腐倡廉的有效路径,并结合西方廉政建设模式,即体制内的权力制衡与监督和体制外的社会公众监督以及社会主义国家廉政建设的成就指出,把权力关进笼子里是实现反腐倡廉的措施和主要目标。对于当今政党的最后一个新的难题是如何应对媒体的挑战,学会在信息社会的条件下求生存、谋发展。姜教授指出新媒体对于政党而言是一把双刃剑,新形势下政党应该着重学会的是把新技术当做是促进政党政治交流的工具,以扩大自身影响、展示和树立现代政党形象,以赢得民心。

422,中央党校科社教研部社会学系主任谢志强教授跟研究生院的师生们分享了:社会治理创新的理论分析与实现路径。

教授的讲座分为以下几个部分:首先,谢教授结合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深化改革的决定指出,社会治理的提出是新一届领导集体施政纲领中的亮点,也是新形势下全面深化改革的新起点,而社会治理要实现的目标是实现稳定与活力之间的新平衡。具体做来就是摒弃单一的刚性的行政管控手段,改变传统的自上而下的管控方式,转变成为一种国家与社会合作共治的“治理”理念和方法。讲座的第二部分是对当前创新社会治理要解决的三个基本问题的分析。谢教授认为这三个基本问题主要是:社会治理治什么? 社会治理谁来治?怎么治?谢教授认为社会治理治什么就是要搞好“两平一调”,即平台建设、平安建设和协调利益关系。而“谁来治”则是要实现多元主体治理,建立以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制保障的治理体系,从主责到主导,从主动到主要,各司其职是形成多元治理格局必要条件。而“怎么治”,则是强调要确立正确价值导向,多管齐下,实现社会治理的社会化。讲座的第三部分,谢教授结合大庆市、山西长子县、深圳新安街道三个基层社会治理创新的经典案例,总结性指出社会治理其实就是要做好加、减、乘、除法。即公众参与的加法,政府职能的减法,人民群众得利益的乘法,社会矛盾问题的除法。最后以社会治理的创新为立足点,谢教授明确指出,系统改革论应该也完全应当能够成为全党的行动指南。

429,美国西密西根大学公共事务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马修·明格斯来到周二学术讲座。他带来讲座的题目为:美国政府治理理论与实践分析及其与中国的比较。

明格斯教授在讲座的开始就用启发式教学的方式指出:为什么把两国的政府治理方式进行比较?其主要原因是因为现在中国现在面临转型期,可以尝试着从其他体制中得到经验。并且从相似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国有经济和美国的联邦财政收入一样,都在国家财政体系中占据主体地位。也是同美国一样,现在的中国政府尽管尽力去解决很多社会问题,但是政府却依然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指责,比如公共管理过于缓慢、腐败懒惰、与公共需求分离,民众总是抱怨公共管理经常提供的是质量差的服务和差的绩效。

讲座的主体部分,明格斯教授还是分析的中国和美国政府治理体系的不同之处。明格斯教授首先指出的第一个不同是美国拥有中央和联邦政府两个机构,它们都是独立机构,自主决定自己的事务,而中国中央政府作为“唯一政府”管理全国性事务。第二个不同则是在美国州和大城市作为民主的实验室,通常都是中央政府不做出创新性的工作,只是借鉴较低水平的州或地方政府的工作方案。相对而言,中国的管理方式则就是线性的,中央统一做出决策。在分析第三个不同时,明格斯教授采用城市数量和人口比较的方式指出,美国的城市人口容量往往比中国的一些大城市人口少得多,而且这些城市的管理要独立的多,而中国是采用市管县、县管镇的方式。第四个不同主要是指城市领导的选择方面。在美国不管是mayor还是city manager,都是由民选而成的,而且他们在当地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并且一般不会跨区任职,但是中国市长等一般都是任命,并且可以跨区交流。第五部分主要是从新公共管理的角度来分析的两国政府治理的差别。在美国公共管理者成为合约制经理人,他们决定怎么把事情做好,并努力实现绩效和满意度。在这一方面中国正走在逐步实现社会治理全民参与的道路上。第六个不同主要是关于州-地方政府间的管理。在美国,联邦赋予州和地方权利,在大多数情况下地方政府保留了相当大的自主权,并且从财政等方面获得支持,地方政府会更加程度上获得民意。这一点和中国也是不同的。

4月,周二学术讲座总共举办了五场,场场精彩,更有美国教授。随着我院周二学术讲座的长期开展,研究生的学术素养和热情明显提高,每一场讲座都能与讲座老师进行较为深入的对话。可以说周二学术讲座已经越来越有特色、越来越能满足同学们追求学术的要求。未来,周二讲座会一如既往的为大家提供更多精彩的讲座。

(撰稿:陈明珠)

版权所有:中共中央党校  京ICP备05047277号  管理维护:中共中央党校信息中心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